? 第九十八章 毒,引发的各种事情-荣世嫡女 cc国际彩球反水网_cc国际如何_cc国际网投自动投注

荣世嫡女

第九十八章 毒,引发的各种事情

馨馨蓝2017-4-18 13:21:34Ctrl+D 收藏本站

????穆知妍猛的睁开眼睛,看着身边还有余温的床,穆知妍起身喊道:“春风。@%看(书^网>?”

????春风走了进来,看着只有穆知妍一个人,微微蹙眉:“小姐,姑爷呢?”她一直在外面,根本就没有看见北冥曜出来。

????穆知妍穿上衣服,手里抱着小金,任由春风梳理,嘴角带着邪肆的笑意:“刚刚出去,现在应该已经出了北冥世族了吧。”

????想起那天北冥穆的满月时那个十天之约,现在算起来是已经到了第十天了。

????春风疑惑的看着穆知妍,不过她知道自家小姐每次露出这样的笑容,绝对有人要倒霉了,很是识趣的没有说话。

????“好了,小姐,你觉得怎么样?”穆知妍看着铜镜里美得不知方物的人儿,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弧度。

????说道:“我今天要出去一趟,可能很晚才会回来,等念北和念冥回来了,让他们先吃饭,不用等我。”

????春风点点头,看着穆知妍消失的身影,没有什么惊讶的,这些她已经习惯了。

????此时,一出茅屋里面,北冥曜看着南宫画,淡淡的说道:“最后一次了,赶快吧。”

????南宫画笑的温柔,说道:“北冥,你知道为了你的毒我也算是费尽心思,连这些天价的药材我也是差点丢了命才得来的,所以在这最后一次之前,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你是在威胁我。”北冥曜深邃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南宫画。

????南宫画笑了,说道:“怎么会,可是北冥你可知道这最后一次解毒需要做什么吗?”

????看着北冥曜面无表情的样子,南宫画也不介意,继续说道:“需要男女交合,这样才能将药力发挥出来,而且所有的药都要由对方吃下去,通过交合传给对方,这样才能解开你的毒,所以你觉得我一个清白女子给你解完毒之后会如何?我知道你和你夫人的感情,我也不想破坏,只要给我一个名分就可以了,反正我对于爱情没有什么感觉,我不想被家族作为联姻对象,而你也解了毒,如此,我们各取所需,这样不是很好嘛。”

????“只有这个方法?”北冥曜看着南宫画淡淡的问道。

????南宫画看着北冥曜的样子,有些无奈的点点头,说道:“恩,不过药材我已经吃下去了,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北冥你同意,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北冥曜看了一眼南宫画,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今天就打扰了,告辞。”

????说罢,起身就走。

????南宫画怎么也没有想到北冥曜会是这个反应,这毒若是不解的话,北冥曜可是会死的,所以在北冥曜来之前她就已经打好了算盘,在死与多了一个她这样貌美如花的女子,任谁都是会选择后者的,可是偏偏眼前这个男人,如此不知好歹。

????“北冥。”南宫画立刻叫住北冥曜。

????北冥曜脚步一顿,但是没有回头。

????“你真的就这样放弃吗?你比我要清楚你自己的身体,若是今年不解开的话,那么你根本就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多则半年,少则一个月,你忍心抛下你的妻儿吗?”南宫画看着北冥曜的背影,劝解道。

????北冥曜垂在两边的手紧紧的握着,许久松开,淡淡的说道:“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背叛娘子。”

????南宫画听见北冥曜的话怒火冲天,冷冷的说道:“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有了娘子的我,只能是这样,只要娘子喜欢,就好。”北冥曜眼底带着柔和。

????“这是为了你们的幸福,穆知妍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的,她会体谅的,再说,我只不过是要个名分而已,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这样都不行吗?”南宫画语气里带着些许的哀怨。

????“不解毒,我会死,但是,解了毒,我会比死更难过,而且,你只能是你,绝对不会和我有任何关系。”北冥曜冷冷的说道。

????“你、北冥,你忘了我救过你吗?我们最起码是朋友吧。”南宫画没有想到北冥曜居然如此决绝。

????“以前是,以后就不是了,你救过我,以后若是你有生命危险,我会救你,但是只会有一次,之后,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北冥曜无情的说道,若是之前不知道南宫画的心思,他到可以心平气和的对待南宫画,但是如今,他已经是穆知妍的了,他记得穆知妍说过,觊觎她的人或东西,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所以他怎么能让别人觊觎了自己娘子的人呢?

????“北冥曜你真狠。”南宫画冷冷的看着北冥曜,哀怨的说道。

????“自然,曜对待除了我之外的人,都是狠辣无情的,我以为你知道的。”穆知妍慢慢的走了进来。

????北冥曜和南宫画同时一愣,谁也没有想到穆知妍会出现在这里。

????穆知妍走到北冥曜的身边,很是自动的将自己的身子依偎在北冥曜的怀里,北冥曜很是自觉地搂住穆知妍,虽然眼底带着些惊慌。

????“穆知妍,呵呵,夫人怎么会在这里?”南宫画目光有些微冷,毕竟像她这样尊贵的人,走到哪里不是被人捧着的人,可是如今让穆知妍撞见自己狼狈的样子,她怎么会甘心。

????“娘子……”北冥曜这次来毕竟是瞒着穆知妍的,所以目光中有些担心,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要说自己中了毒?若是解开了,可以告诉她,可是解不开,告诉她岂不是多一个人担心?

????“我知道,你中了毒,过来解毒,本来我以为你会告诉我的,可是等了你十天你还是自己偷偷地跑来了,不放心,就过来看看,结果一不小心将你们的谈话一个字不落的听见了,南宫姑娘,真是抱歉啊,让你解毒还这么委屈你,可惜,你不知道我相公倔强的很,最重要的是,他有洁癖,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他就算是死,也是一下都不想碰的,对不对啊,相公?”

????穆知妍笑靥如花的看着北冥曜,此时北冥曜哪里还敢说一个‘不’字,立刻点头,说道:“恩,娘子说的对。”

????现在就算是穆知妍让他去死,他恐怕都说不出穆知妍一个‘错’字。

????可是就算是知道如此,南宫画的脸色依旧铁青,双手握紧,指甲已经狠狠的握进了肉里,可是她却浑然不知,从看见北冥曜的第一眼,她就爱上他了,一见钟情,不然,以她的性子是决然不会出手就一个陌生人,然而她却救了,可是当初北冥曜无情,所以她只能隐忍着,等着今天的解毒,来完成自己的心愿,就是嫁给北冥曜,所以她冒着生命危险在这十年里去给北冥曜找药材,配成解药,然而她再回来的时候,得到的居然北冥曜已经成婚了,而且对那个女人宠爱如命,这样的结果,她怎么甘心,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一出,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北冥曜居然宁可死也不碰她,而且那个女人,如此的不好对付。

????“北冥夫人,这么说是不是太难听了,我也是一片好心,给北冥解毒,难道你要我一个清白女子,用那种方法解毒之后就离开,这样你还让我怎么见人,如此,是不是太无情了?”南宫画一幅隐忍的样子,贝齿咬着红唇,谁看了都是一副不忍的样子,可是面前的是穆知妍和北冥曜,就算是你死在这里,他们也没有一点波动,更不要说不忍了。

????“南宫姑娘,你可能没有听懂我的话,我的意思是,就算是可以解毒,曜也不愿意碰你,所以你根本就不用解毒了,你依旧是你的清白之身,没人会说什么的,你放心吧。”穆知妍笑的邪肆。

????“可是如此北冥的毒怎么办,难道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北冥去死?”南宫画冷冷的看着穆知妍,质问道。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吧,毕竟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情,还是说,你从一开始就对我的相公有别的心思?”穆知妍话锋一转,目光倏地变冷。

????“我们是朋友。”

????“这样的做法可已经超过了朋友的关心。”

????“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若是乞丐,你也如此?”

????“你……”

????“说不出来就是你对我相公存着别的心思了?”

????“我……”

????“既然如此……”穆知妍身形突然消失,一道残影留下,南宫画在反应过来的时候穆知妍的一只手已经狠狠的掐着南宫画的脖子了。

????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我一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觊觎我的人,尤其是我相公,可是你却存了别的心思,那么这样的人我只有一个处理方法,就是——死。”

????说罢,手中的力道加重了,南宫画惊骇的看着穆知妍,穆知妍的武功绝对比她高出了无数,她根本就反抗不了,感受着空气越来越少,呼吸越来越困难,直到感受着死亡的气息,南宫画终于害怕了,她不要死,她的大好年华,她怎么可以死在这里,就这样死在穆知妍的手里,她不甘心。

????突然南宫画只觉得自己被狠狠的摔在地上,空气涌进来,南宫画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惊恐的看着没有一点预兆就可以杀人的穆知妍,突然有些发憷。

????穆知妍看着南宫画的样子,笑了,笑的残忍,那样的笑容让南宫画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就听见穆知妍轻柔的声音:“我放了你,是因为你救了曜,而曜答应你救你一命,现在你们两清了,至于曜身上的毒,只有你们这些庸医才会耽误了曜十年,想想我就想要杀了你,你很幸运,今天你的命留着了,只不过下一次,不要再做出让我不高兴的事情,你可能不知道,我杀人,从来没有理由,想杀,就杀,你可以继续挑战,只要你有命。”

????说罢拉着北冥曜离开了。

????南宫画看着穆知妍和北冥曜离开的身影才觉得安全了,那种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至今还是那么的清晰,穆知妍,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一出了南宫画的视线,穆知妍就放开了北冥曜的手,自己一个人面无表情的走着。

????北冥曜一看就知道,穆知妍一定是生气了,立刻拉住穆知妍,渐渐轻点,两人快速的离开了这里,来到一处满处桃花的地方。

????穆知妍不说话,但是也没有挣开北冥曜的怀抱。

????北冥曜立刻解释道:“是我担心你担心,我以为可以解开了,然后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就这么简单,而我中毒的事情,也就当做没有这件事情了,没有别的意思,我和南宫画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我知道,所以你刚刚的表现我很满意,否则你觉得我还会和你过来?”穆知妍看着北冥曜焦急的样子,也不忍心了。

????“那、现在娘子还是生气?”北冥曜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只是有些气愤,你和别的女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是我却不知道,这种感觉不太好。”穆知妍很是不客气的将这十天憋在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北冥曜知道那种感觉,立刻抱紧穆知妍:“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穆知妍一笑:“其实,今天这样也不错,这样你以后和那个女人就没有什么关系了,谁也不欠谁,这样很好。”

????“其实,若是她做了过分的事情,即便是我欠她一条命,我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所以,娘子这个世界除了你,其他的女人对我而言,根本就没有别的。”北冥曜立刻表明自己的立场。

????穆知妍笑了笑说道:“算了,给你。”

????从怀里拿出一个墨绿色的药瓶。

????北冥曜疑惑的看向穆知妍,穆知妍解释道:“这是你的解毒药。”

????“可是……”北冥曜睁大眼睛看向穆知妍。

????“可是什么?不要那我和那些庸医去比较,只不过就是幽冥草、彼岸花,那些东西我这里有的事,而且制成药一颗足矣,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真是的,你娘子我这么厉害,你居然还去找别人解毒,真是气死我了。”穆知妍恶狠狠的在北冥曜的下巴上咬了一口。

????北冥曜手里握着那瓶解药,目光一暗,搂着穆知妍声音有些嘶哑,低声说道:“娘子,若不是这里有人看着,我真想要了你。”

????穆知妍脸一红,随后反应过来北冥曜刚刚说的话,有人?

????可是她居然没有感觉到,微微蹙眉,低头看着怀里的小金,小金与穆知妍的目光相对,默默的点点头,心中有些懊恼,若不是北冥曜提醒,它也是感觉不到的,很显然它的警惕力也下降了不少。

????北冥曜搂着穆知妍,对着远处淡淡的说道:“阁下,还不出来吗?”

????穆知妍也看了过去,一个墨绿色衣服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目光扫了一眼北冥曜,眼底带着赞许,然而当看向穆知妍的时候,那抹惊骇,没有逃过穆知妍的眼睛。

????穆知妍明白那抹惊骇是为了什么,因为她的功法的原因,所以即便是功力在高的人也看不出她的功力有多深,所以一般人都会认为她根本就没有功力。

????穆知妍不予理会,她知道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恐怕要和北冥曜有的一拼,毕竟北冥轮凰的武功虽然高,但是还不至于让她觉察不出来,可是眼前的男人,和北冥曜一样危险。

????那男人将两人看了看,笑说道:“真没有想到小小年纪居然就已经这么高深的功力了,简直是让人震惊。”

????北冥曜丝毫没有因为眼前人的内力之高多看几眼,只是淡淡的说道:“若是没事,我们就告辞了。”

????“等一等。”还没有等穆知妍和北冥曜转身,那么中年男人就已经来到了两人面前,那速度让穆知妍眼中掠过一抹惊骇,穆知妍根本就察觉不到。

????然而北冥曜和穆知妍可是不一样的,搂着穆知妍身形一退,就已经和那男人保持了安全距离,将穆知妍护在怀里,声音发冷,问道:“有事?”

????“我们主上希望和二位见上一面。”那男人直接说道。

????北冥曜看着面前的男人,丝毫没有当一回事的低头问道:“娘子想去吗?”

????穆知妍低头想了想,最终抬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带路吧。”

????穆知妍知道这一次就算是不去,那么下一次他们还会出现,与其这样,不如一次解决了,况且除了隐世家族,不、应该说是隐世家族除了北冥曜,也根本就没有功力如此高深之人,这样的人根本就是穆知妍心头的一棵刺,不除掉,心里总是难以安心的。

????那中年男人看了一眼穆知妍,最终点点头,脚尖轻点飞了起来,北冥曜抱着穆知妍,也是如此,几个呼吸间就已经跟上了,穆知妍也看出来了,恐怕眼前的人和北冥曜想比还是差一点的,如此,心里倒是安心了不少。

????似乎看出了穆知妍的想法,北冥曜轻笑一声,在穆知妍的耳边说道:“都和娘子说了,相公的作用可不只是暖床。”

????穆知妍笑了出来,说道:“当然了,我穆知妍的相公可是全能。”

????只是片刻就停下来了,穆知妍看着眼前一座庄园样子的地方,不是很美,但是很幽静,这样的地方穆知妍很喜欢。

????跟着中年男人,走了过去,突然,穆知妍拉住了北冥曜,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冷冷的说道:“杀阵,阁下的待客方式还真是特别啊。”

????所谓杀阵,只要进去,一步走错就会死在里面,除非从阵外破阵,可是即便如此,阵内、阵外的人都会身受重伤,即使是穆知妍如此高超的医术,没有十天半个月也是下不了床的,可想而知这杀阵的威力有多么的大。

????穆知妍刚说完,里面就传来一阵笑声,听声音也就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然后就看见一道红色的影子飞了出来,穆知妍根本就感觉不到什么,只觉得很危险,不错,到处都是危险,身体被北冥曜搂住,穆知妍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两道风声在耳边飞过,身子随着北冥曜的移动而移动,根本就不能自主,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若是没有北冥曜,穆知妍自己很清楚,她现在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但是即便如此,穆知妍还是镇定的很,眼睛眯起来,仔细的看着,可是最终没有看出两人出手的样子,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许久两人分开,穆知妍只觉得眼睛一花,然而又变得清晰起来,虽然这个过程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但是穆知妍知道,那几分钟,眼前的红衣男子已经和北冥曜过了上百招,招招致命,而她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却连他们出手的一招都看不清楚,这样的认知让穆知妍很是不爽。

????感受到北冥曜平复了呼吸,穆知妍放下心来,打量起眼前的男子,一身红衣妖娆,是个男子,但是很美,不是阴柔之美,却有着让无数女子自卑的面容。

????只可惜,穆知妍目光看向男子的腿上,下面坐着的是轮椅,果然任何美都是残缺的。

????“东方玉。”从北冥曜嘴里淡淡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穆知妍挑眉,原来是认识的。

????“三师弟,多年不见依旧这么随性。”东方玉妖孽的一笑,然后将目光看向北冥曜身边的穆知妍,说道:“这位就应该是三弟妹了吧,很漂亮。”

????穆知妍看着眼前笑的像只狐狸的男子,又看了看北冥曜,三师弟?师兄弟的关系?

????“娘子,这是东方玉。”北冥曜压根就没有看东方玉一眼,而是给穆知妍介绍着。

????看着一向冷漠如冰的北冥曜,居然会如此在意一个女子,东方玉的笑容更加扩大了,笑着说道:“当初开了个玩笑,现在时间到了,所以就过来给三师弟将身体里的毒给解了,否则师傅又要骂人了。”

????一句话说完,东方玉突然感觉空气变得稀薄起来,一抹杀意直逼心头,即使是他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眼中带着震撼,看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