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逆天命脉-荣世嫡女 cc国际彩球反水网_cc国际如何_cc国际网投自动投注

荣世嫡女

第九十章 逆天命脉

馨馨蓝2017-4-18 13:20:55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不要过来,你们要是敢动我们,我妍姐姐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纯文字||”石念害怕的看着将他们围起来的一群黑衣人,大声喊道。

????然而黑衣人却丝毫不在意,依旧冲了过去,周围的淡漠的看着这一切,一些知道这里的人,也是一副已经习惯了的样子,这些事情,他们插不上手,也不想插手。

????北冥无枫看着冲过来的黑衣人,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了什么抵抗能力,就算是有,在这群人面前也不管什么用,身体紧紧护着石念,他从小就挨打,像他这样的人死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可是石念绝对不能有事,他绝对不能让石念有事,这么一个纯洁的人,第一个对他这么好的人,他怎么可能让他有事?

????“阿枫,现在怎么办?”石念带着哭音说道。

????北冥无枫回抱着石念,许久很是不舍的说道:“记住,要好好活下去,千万不能有事。”

????“阿枫,你要做什么?”石念也感觉出来不对劲了,慌忙地问道。

????“一会儿,就一直跑知不知道。”

????“不要,我怎么可能只丢下阿枫一个人。”

????“说什么傻话,过去这片森林就是北冥世族了,到时候你在找你妍姐姐来救我就可以了,我一定可以坚持到念儿来的。”

????“可是,可是你要是坚持不到呢?”

????“不会的,我会等着念儿来的,难道你相信我?”

????“我相信,呜呜,我相信。”

????“既然相信就听我的,知道了吗?”

????“恩,阿枫一定要等我。”

????“当然,我怎么舍得离开我的念儿。”

????“说好了。”

????“恩。”

????北冥无枫看着泪流满面的石念,深深的看着,满满的不舍,立刻将石念抱进怀里,紧紧的不想放开,在耳边轻声说道:“念儿,我爱你。”

????“什、什么?”石念瞪大眼睛。

????北冥无枫笑了笑,突然一把推开石念,大声喊道:“快跑,快跑啊。”

????石念流着泪,一狠心,转身跑开。

????看着石念的背影,北冥无枫笑了,也许这句话我现在不说,就没有机会说了吧。

????黑衣人见此,骂了一句,立刻向石念追去,北冥无枫拼死拦着,可是终究是不能全部拦下,石念才跑了几步就被黑衣人抓住了。

????“呜呜,阿枫,呜呜……”

????“念儿,你们放开他,混蛋,你们不要碰他。”北冥无枫一抬头就看见被摁在地上的石念,立刻大骂道。

????那黑衣人冷哼一声,一把刀就冲着北冥无枫看了下去。

????“阿枫,不要……”石念瞪大眼睛,大喊道。

????北冥无枫看向石念眼中的不舍更甚,自嘲一笑,若是在没有遇见你之前,死亡,怎么会让我恐惧?

????“不要啊……”

????一刀下去,血洒了一地,石念愣愣的看着倒下的黑衣人,北冥无枫也是呼吸一沉,劫后余生的感觉啊。

????“妍、妍姐姐。”石念呆呆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女子,突然反应过来,哇一声哭了起来:“呜呜,妍姐姐,你终于来了,念儿以为我和阿枫会死在这里呢。”

????穆熙妍心疼的看着大哭的石念,手一挥,摁着石念的那个黑衣人一下子被打了出去,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没气了。

????其他黑衣人一见,也顾不上石念和北冥无枫纷纷向穆知妍冲了过去,赶来的北冥奈看见提着剑就杀了过去,看着北冥奈费劲的样子,穆知妍拿出寒刺,也冲了过去,出手狠辣迅速,将北冥奈推了出去,才一个呼吸的功法,黑衣人全部倒地不起。

????看见黑衣人被穆知妍杀死了,石念一下子扑进了穆知妍的怀里,这是事情他是第一次承受,简直就是太可怕了,怪不得爷爷和妍姐姐总是不让他一个人出去,原来外面这么恐怖。

????“呜呜,妍姐姐,吓死念儿了,念儿以为再也见不到妍姐姐了,妍姐姐怎么不快点过来,害的念儿以为快要死了。”

????看着石念,在看看自己湿了一片的衣服,穆知妍很是无辜的说道:“我早就来了。”

????“什么?”石念和北冥无枫同时抬起头,看向穆知妍。

????石念气嘟嘟的问道:“既然妍姐姐早就来了,那怎么不出来,害的阿枫被他们打了这么多下。”

????穆知妍眼底闪着趣味,挑眉说道:“我要是早点出来又怎么你又怎么会听到这么深情的告白呢。”

????果然穆知妍的一句话,石念的脸直接红了起来,就连北冥无枫也是尴尬的咳了几声。

????石念一听,也顾不上害羞了,立刻跑了过去,担心的问道:“怎么了,伤的很严重吗?”

????“没有,不用担心。”才说完,北冥无枫就很不配合的昏了过去。

????“阿枫,阿枫……”石念吓得又哭了起来。

????穆知妍赶快走了过去,给北冥无枫检查了一番,蹙眉说道:“怎么伤的这么严重,算了,还是赶快回去吧。”

????石念看着穆知妍,点点头。

????北冥世族。

????原本北冥曜听见春风说穆知妍和北冥奈出去吃饭了,让他们自己吃,晚上再回来的时候,他是那个气愤啊,对着穆念北和穆念冥很是生气的说道:“以后你们自己去训练,我要在家里好好的看着你娘,否则那天你娘就不要我们了。”

????穆念北看了一眼焦急的北冥曜,很是不配合的说道:“娘不要的是你。”

????“哥哥说的很对。”穆念冥也是附和的说道。

????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北冥曜突然也觉得,好像还真是那样,危机感瞬间跑了出来,正想要出去去找穆知妍,就看见穆知妍一群人回来了。

????“怎么了?”北冥曜立刻冲了过去,将穆知妍上下打量了一遍。

????穆念北和穆念冥也跑了过去,一副紧张的样子看着穆知妍。

????“不是我,是北冥无枫,受伤了,要马上治疗,三七,你快去把北冥泊给我喊过来,看样子要马上治疗。”安抚了一下北冥曜又和三七说道。

????三七点点头,立刻跑了出去。

????“谭迟,你去将北冥无枫的衣服换下来,将伤口都清洗一遍。”

????“是。”谭迟立刻将北冥无枫抱起来,旁边的石念看到,说道:“我也去。”

????见穆知妍同意了,谭迟带着石念也过去了。

????“怎么回事?”大厅里立刻安静下来,北冥曜父子三人围了过来。

????穆知妍将事情大概的说了一遍。

????北冥曜抱着穆知妍没有说话,只要穆知妍没有事情,那么他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倒是穆念北和穆念冥问道:“娘,石念舅舅没事吧。”

????“没事。”穆知妍回答道。

????穆念北和穆念冥也松了一口气,谁也没有关心一下受伤最重的北冥无枫,父子三人说到底还是一样的,对于自己爱护的人,都是那般的关系,对于其他人,就算是你为了保护他们保护的人而受伤,那么他们也不会有一点担心,只要他们保护的人没有事情,就好。

????北冥泊赶来了,和穆知妍还有夏雨三人在房间里待了一天一夜,最终北冥无枫是被救回来了。

????穆知妍看着北冥无枫,淡淡的说道:“你喜欢念儿。”

????不是疑问,是肯定。

????一句话让房间里的北冥泊和夏雨都愣住了。

????北冥无枫目光坚定的说道:“我爱他。”

????穆知妍点点头,对于这个答案其实她早就料想到了。

????“你很弱,若是有变强的机会,你要不要?”穆知妍问道。

????北冥无枫一怔,穆知妍继续说道:“你这么弱,我不放心将念儿交给你,你应该知道,念儿从小就是被保护长大的,他不知道人间险恶,也不知道什么阴谋阳谋,他很单纯,很美好,我不想因为你的懦弱让他沾染了俗世的尘埃,所以,你想要和他在一起,除了让他心甘情愿之外,更要变得强大,强大到你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我,你可以守护他。”

????听到穆知妍的话,北冥无枫先是激动,随后镇定下来,变得隐忍的样子,许久抬起头来,苦笑道:“看来今生我是念儿无缘了,一个天生就没有武功天分的人,又怎么有资格去说可以保护他,有什么能力去守护他。”

????听见北冥无枫的话,穆知妍听出了里面的绝望与痛恨,冷笑一声:“这就是你的答案?”

????“难道还有别的答案吗?”北冥无枫绝望的闭上眼睛,虽然早就料到了他和石念的结果,可是当面对的时候居然会比想象中的还要撕心裂肺,还要痛彻心扉。

????“当然有。”穆知妍淡淡的声音。

????“怎么可……”让原本绝望的北冥无枫一下子抬起了头,紧张的问道:“真的?”

????他知道穆知妍不会说出没有把握的话,而且,穆知妍的强大他是知道的,奇迹,在穆知妍那里根本就如平常一般。

????“我一向不喜欢开玩笑,尤其是这种玩笑。”穆知妍挑眉看向北冥无枫。

????北冥无枫眼底重新燃亮希翼,看着穆知妍:“不管什么,只要能让我留在念儿什么,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既然这样那么你就不要后悔了。”稍顿,看向北冥无枫,说道:“听过逆天命脉吗?”

????“小姐。”

????“师傅。”

????北冥泊和夏雨同时喊道,眼底带着震惊和不赞同。

????北冥无枫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穆知妍,他没有想到穆知妍居然会为了他做出这样的决定。

????“逆天命脉是唯一可以帮你打通你天生的堵死的经脉,可是要做出的牺牲你也应该知道吧,先不说那些珍贵的药材,单说施功人就要付出十分之一的功力,而且施功人的功力越强,成功率越高,想必这些你都知道吧。”

????穆知妍面无表情的对着北冥无枫说道。

????北冥无枫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点点头,这些他怎么不知道,他从小就知道了,可是又有哪个功力高强的人愿意为了他牺牲十分之一的功力,他又去哪里去找那些药材,不管哪一个,都足以让他绝望了,可是现在穆知妍居然说她愿意,他自然知道,穆知妍和北冥曜一样的冷漠无情,恐怕做的这些都是为了石念吧,也难怪石念天天妍姐姐、妍姐姐的挂在嘴边,石念有这么一个姐姐还真是幸福啊。

????“记住,我付出这一切只有一个要求。”穆知妍看着北冥无枫,郑重的说道:“一生一世守护着石念。”

????“怎么样?能同意吗?”

????“能。”一个字,带着从未有过的坚定。

????“很好,这三天我会准备药材,你也好好准备,三天内不要饮酒吃荤,每天净身,三天之后我便会给你——逆天命脉。”

????看了一眼北冥无枫,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你们应该明白吧。”说罢,转身离开。

????一出来,北冥曜就搂住了穆知妍,心疼的说道:“累坏了吧。”

????“你当我是瓷娃娃啊。”穆知妍好笑的看着北冥曜说道。

????穆念北和穆念冥也跑过来,说道:“娘肯定是累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穆知妍无语的看着这父子三人,他们到底是哪里看出来她累的,还没有等穆知妍说话,石念就跑过来,红着脸问道:“妍姐姐,阿枫他没事吧。”

????穆知妍笑了笑,说道:“没事了,你进去看看吧。”

????石念松了一口气,跑了进去。

????三天里,穆知妍一直在准备药材的事情,其他人也没有在意,毕竟穆知妍喜欢弄药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这天,北冥曜正在厨房里做着菜,平日里,穆知妍和北冥曜经常进出厨房,无非就是希望自己心爱的人能够知道自己做的饭菜,只要有时间,他们的饭菜从不假他人之手,这样才算是过日子。

????北冥曜正看着他命人写下的菜谱,一步步的做着。

????突然夏雨走了进来,来到北冥曜的旁边,给北冥曜递了菜过去,看着夏雨北冥曜也没有说什么,除了穆知妍之外,其他人他都直接无视。

????看着北冥曜的样子,夏雨犹豫了一会儿,艰难的开口:“姑爷,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

????北冥曜压根就没有在意,一边看着菜谱,一边翻着菜,淡淡的说道:“你说。”

????夏雨看着北冥曜拿着盘子,正要盛菜,一咬牙,开口说道:“姑爷,小姐想要给北冥无枫施功逆天命脉。”

????‘啪’手中的盘子直接掉了下来,北冥曜抬头看向夏雨,瞪着眼睛,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雨虽然知道穆知妍不希望北冥曜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夏雨还是希望北冥曜能够阻止穆知妍,毕竟那样的事情可是会伤身的,而且十分之一的功力啊,穆知妍怎么可以这么随便的就交出去呢,夏雨她最清楚了,穆知妍当初是如何努力才练的现在的武功的。

????将事情和北冥曜说了一遍,然后恳求道:“姑爷你劝劝小姐吧,其实夏雨知道小姐也是舍不得那功力的,昨天夏雨还看见小姐在丹房里发呆,嘴里还说着‘好不容易练到转紫次七层,这一下恐怕就要回归到转青次了吧,这次牺牲还真是又够大的’小姐的一身功力一直很努力的练,可是为了石念公子的幸福小姐却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所以,姑爷你一定要劝劝小姐。”

????北冥曜恍恍惚惚的走了出去,来到竹林里,北冥曜疯狂的练起了武功,周围的竹子很是无辜的被北冥曜一棵棵的斩断,他真的很想质问穆知妍,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他,她不是说过吗,一家人不能有什么隐瞒,可是他也知道穆知妍这样做无非是不想让他们担心,也知道他们是不会答应的,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斩后奏了。

????不过北冥曜了解穆知妍,穆知妍一向是说到做到,她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即使是这一次将穆知妍拦住了,但是下一次呢,穆知妍依旧会做的,他们不可能拦她一辈子,最重要的是,他也不想逼她做她不愿意的事情。

????可是、可是,心里为什么这么难过,冷静下来,北冥曜握了握拳头,然后离开了。

????第三天,北冥曜看着在床上熟睡的人,点了穆知妍的睡穴,轻轻吻了一下穆知妍的额头,翻身离开了。

????原本在房间里等待的北冥无枫见穆知妍迟迟没有来心里原本都失望了,虽然已经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顺利的,但是还是很顺利。

????难过之后就是一阵苦笑,还没有等北冥无枫反应过来,北冥曜就拿着药材走了进来。

????看见北冥曜,北冥无枫很是惊讶,毕竟在他心里北冥曜可是神一般的存在,他曾那般崇拜与羡慕,曾经他也只是远远的见过他,一个尊贵的身份,强大的实力,让人敬畏,不管走到那里都是目光的吸引者。

????“少主。”如此,北冥无枫还是镇定的叫了一声。

????北冥曜点点头,对着北冥无枫淡淡的说道:“将这些药放到盆里,你开始浸泡吧,一炷香之后我就给你施功。”

????“不是少夫人吗?”北冥无枫有些愣神,不自觉的问了出来。

????“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听着北冥曜冷冷的一句话,北冥无枫不敢再多问,都说北冥少主淡漠如冰,其实他们不知道北冥少主发起火来也是挺厉害的。

????北冥曜走了出来,夏雨看着北冥曜,蹙眉说道:“姑爷,这样好吗?要是被小姐知道,恐怕是会生气的。”

????“我宁愿她生气,也不想让她受伤。”北冥曜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夏雨叹了一口气,众人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以穆知妍对北冥曜的爱,这次怕是会自责吧,可是就如北冥曜所说,即使如此,她也不想让穆知妍受伤。

????当穆知妍醒来的时候,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披了件衣服,直接跑了出去,快速来到北冥无枫的房间,看见夏雨正在门外,穆知妍愣住了,随即心中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北冥曜呢?”

????看着穆知妍过来,夏雨一惊,然后不敢于穆知妍直视,吞吞吐吐的说道:“姑爷,姑爷他……”

????看着夏雨的样子,穆知妍直接推来了夏雨,向北冥无枫的房间里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门被打开了,看着北冥曜脚步虚浮的走了出来,穆知妍愣住了,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张了张嘴,最后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北冥曜看着穆知妍心中一慌,想要抱住穆知妍,可是因为刚刚施功,身体比较虚弱,一下子跌倒在穆知妍面前,看着穆知妍的样子,穆知妍就这样看着,一向骄傲的他,一向高人一等的他,一向……

????自从遇见她之后,他的生活被她打乱了,为了她,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甘愿下厨,甘愿离家,甘愿奉献出自己的功力,是啊,他为了她联名都可以不要,功力又算得了什么。

????“娘子。”北冥曜强支撑起来自己身体。

????穆知妍有些恍惚的看着北冥曜,摇摇头,喃喃道:“不应该,不应该的,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你应该是翱翔在天空上的雄鹰,是我,是我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可以的,是我自以为是的觉得我很行,是我,都是我的错。”

????说罢,人就跑开了。

????“娘子、妍妍、妍妍、娘子……”看着穆知妍的背影,北冥曜惊慌的喊道。

????夏雨看了一眼倒在扶着柱子的北冥曜,转身去追穆知妍了。

????“小姐。”一声大喊,叫住穆知妍。

????穆知妍停了下来。

????“小姐,你要当逃兵吗?”夏雨是这样说的。

????“为什么要告诉他?”淡淡的语气中带着伤感。

????“我和小姐一样,很自私,所以即使受伤的是姑爷,我也不希望是小姐。”夏雨很诚实的说道:“可是小姐,不只是我这样想,姑爷也是一样,即使受伤的是他,也不允许小姐有什么事情。”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穆知妍转头大声喊道。

????“那小姐又有没有想过我们?先不说我们几个,就单说姑爷,难道小姐没有想过,若是姑爷看到小姐那个样子,姑爷会是什么心情吗?”夏雨泪流满面的说道。

????穆知妍一愣,终究她是自私的。

????看着穆知妍的样子,夏雨抹了抹眼泪,对着穆知妍说道:“小姐,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为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姑爷很开心,你没有必要如此,你们是夫妻,小姐说过,夫妻之间没有什么你我,若是小姐真的自责,那么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陪着姑爷,姑爷已经那般了,定不希望小姐难过,小姐难过,比他自己难过还要伤心,而且小姐你有没有想过,姑爷的武功这么好,即使是没了十分之一的武功,恐怕还要比小姐的要搞出来很多,姑爷这么厉害,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功力就恢复的,所以小姐,你没有必要这样的。”

????听了夏雨的话,穆知妍突然觉得,其实变了的何止是北冥曜,她也是如此,心变得柔软了。

????想明白这一点,轻功施展,人直接消失在夏雨面前,空中留下穆知妍的余音:“谢谢,我明白了。”

????回到北冥无枫那里,就看见北冥曜扶着柱子,额头上带着汗水,看样子是累坏了,就在北冥曜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一双手扶住了他。

????抬头看了过去,穆知妍无奈的一张面容上,满满的感动。

????“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穆知妍怜惜的说道。

????“说,我爱你,就可以了。”北冥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了,先回房间里休息吧,这一次算是元气大伤了。”

????“我的身体我最清楚了,两天的时间就好了。”

????“你就逞强吧。”

????穆知妍扶着北冥曜离开了。

????门被打开,北冥无枫脸色苍白的走出来,笑了笑:“念儿,我们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回到房间里,正好看见穆念北和穆念冥,看见这样虚弱的北冥曜,两人均是一惊,跑过来,担心的问道:“娘,爹爹这是怎么了?”

????“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们怎么来了?今天怎么没有去练功?”穆知妍扶着北冥曜躺在床上,穆念北和穆念冥担心的看着北冥曜,说道:“听说过些日子世族要去无烟山窟试炼,娘和爹也去,所以我和弟弟过来问问我们是不是也要去?”

????“我们一起去,这是个不错的机会。”穆知妍给北冥曜脱下衣服,说道:“好了,你们要是没有别的事情就去玩会吧,别天天想着练功。”

????“娘,爹爹真的没事吗?”穆念冥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没事的,有你娘我在呢,快点出去玩吧,你爹爹要好好休息。”穆知妍安抚道。

????送走了两个孩子,穆知妍来到北冥曜身边,问道:“要不要喝水?”

????刚要去端水,手被北冥曜拉住了。

????疑惑的看向北冥曜。

????“其实我变成这样我很开心,能和妍妍在一起我很开心,每天妍妍在家里等着我回来,我很开心,每天吃着妍妍做的菜,我很开心,每天看着妍妍制药,我很开心,每天一睁开眼就看见妍妍,我很开心,和妍妍成婚生子,我很开心,称妍妍为娘子,我更开心,所以即使我没有了功力,可是,只要有妍妍在,我就会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所以,不要自责,不要难过,即使我变了,也是我心甘情愿,我是妍妍的人,妍妍是我的娘子,所以就算是现在没权没财,我也很开心。”

????北冥曜看着穆知妍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说道。

????“我也很开心。”泪流了出来,原来真的可以高兴的流出眼泪,那是一种感动。

????将穆知妍拉近自己的怀里,嘴不由得吻了上去。

????穆知妍回应着。

????突然门被打开了,穆念北和穆念冥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穆知妍和北冥曜立刻分开,尴尬的气氛让两个厚脸皮的人红了脸。

????许久穆念北淡淡的说道:“原本以为爹爹病的严重,所以在娘的药房里拿了些修复的药。”

????将药瓶放在桌子上。

????穆念冥继续说道:“不过现在看来,爹的体力还是挺好的,应该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不过哥哥,我们好像是来的不是时候。”

????穆念北点点头,拉着穆念冥走了出去。

????穆知妍和北冥曜相视一眼,松了一口气,这时穆念冥的声音传来:“哥哥,我们应该给娘和爹爹锁上门,不然又会有人不知趣了。”

????穆念北想了想,说道:“算了吧,估计娘和爹爹也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了。”

????“是啊,亲亲这种游戏,可不是随便就能玩的。”穆念冥感概的说道。

????声音渐远,穆知妍一下子从北冥曜的身上起来,瞪着北冥曜,气嘟嘟的说道:“都是你,没事干嘛这么文艺。”

????北冥曜笑着看着穆知妍的样子,心里想着日后要好好教育这两个小鬼,否则他们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连他老爹老娘都敢调侃,不教育教育,以后还了得?

????试炼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北冥曜也被穆知妍用各种灵丹妙药给养回来了。

????至于北冥无枫因为承受了北冥曜十分之一的功力,现在也是可以和穆念北、穆念冥相比了,这样就已经不错了,毕竟不是他自己的功力,吸收进去的不会是全部。

????北冥曜搂着穆知妍来到大厅里,外面一行小辈已经站好了,其中也有穆念北和穆念冥,穆知妍说过,有些事情他们可以特殊,但是有些事情绝对不可以,除非他们有绝对的能力,而如今穆念北和穆念冥认为自己还没有到那种地步。

????得知这一次不只是北冥世族要去无烟山窟去试练,其他七个世族也是要去,这一点穆知妍和北冥曜都没有在意,那地方又不是他家的,谁爱去谁去,不过这期间要是有人给他们找不痛快那就另当别论了。

????因为这一次不同,所以除了北冥曜、穆知妍、二长老,北冥轮凰也要去,其实原本是决定让凌老去的,可是北冥轮凰一听穆知妍一家人也要去,立刻就将凌老打发去做别的事情了,自己跟了上去。

????四人走出来,看着外面站成两排的小辈。

????众人一眼就看见站在最前的穆念北和穆念冥,纷纷看向穆知妍和北冥曜。

????穆知妍淡淡的说道:“想要特别对待,只有让自己的能力服众,而他们现在,显然还是不行的。”

????听见穆知妍的话,众人有一种晕倒的冲到,他们要是不行,谁还行啊?

????不过他们也清楚,也就是因为穆知妍的这种教育也是造就了两人的现在,毕竟天才不是天生的,奇迹也是因为努力。

????众人佩服。

????就连北冥轮凰也是满意的点点头。

????往年一些抱怨的小辈,再看见穆念北和穆念冥之后,也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没有意思的不满,就算是你在不满,就算是你觉得条件在艰苦,也不能让只有四岁的小孩笑话吧?

????可是即使如此,前面的长老等人也是看得清楚,穆念北和穆念冥在这里面很是突兀,不仅是因为他们年龄小,身份不一般,更是因为他的站姿和态度。

????军人一般的站姿,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有动过一下,就这样直直的站在那里,目光直视,没有轻蔑,没有得意,没有高人一等的态度,认真从容,如军人一般的严肃,丝毫没有因为周围的事物而被影响。

????这样的举动让在场上的高层均是一叹,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年龄,能做到如此,实属不易,他们能被称为第二个北冥曜,绝对不是偶然。

????该狂妄的时候谁也挡不住,该认真的时候也绝对不含糊,就算是一个成年人恐怕也会被骄傲蒙蔽了心,可是他们却能依旧保持着淡然,让人佩服。

????众人将目光看向穆知妍,能教育出这样的人,不愧是穆知妍,荣将军。

????想当初穆知妍带领了一百个人歼灭敌军三千的事迹,他们也是知道的,毕竟那件事情当初闹得纷纷扬扬,只要他们稍微一调查穆知妍,那么这个就会出现。

????有这样的人在,北冥世族还担心什么?

????果然是他们的少主,连娶媳妇都这样会挑人,此时他们完全忘了,当初他们是如何的反对。

????北冥曜看着下面的人,微微蹙眉,其实他对于这些同辈的人实在是看不上眼,一个个懒散成性,就算是努力的,也都带着那种大家族的坏习气,吃不得一点苦。

????看了看这里面的人,除了北冥蓉,北冥齐,北冥奈,其他人还真是没有一个像样的。

????其实原本北冥无枫也是要来的,可是穆知妍给拦下来了,而是让谭迟亲自带着北冥无枫去训练,自然石念也跟着去了。

????这一次,没有带一个家仆,所有人自食自力,没有身份之别,只有能力之分。

????这是北冥曜说的话,在他看来能力才是你说话的权利,不要说他歧视那些没有能力的人,他本来就是如此,没有能力,你凭什么说话?

????扫了下面的众人,对着北冥旬阳点点头,然后高声说道:“出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