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比武之争-荣世嫡女 cc国际彩球反水网_cc国际如何_cc国际网投自动投注

荣世嫡女

第四十五章 比武之争

馨馨蓝2017-4-18 13:20:28Ctrl+D 收藏本站

????十几天的时间眨眼即逝,而此时的百药丹房虽然算不上狼藉一片,可是也差不多了。|纯文字||

????主医也就是北冥泊看着像是被洗劫了一般的丹房,心疼的要命,可是想到这是给师傅用的,那心疼也就少了许多。

????而穆知妍呢,在这里的这段日子几乎是将能用的,不能用的,救人用的,杀人用的,曾经练过的,曾经没练过的丹药都连上了许多,看着后面满满的一大包袱,穆知妍觉得这十几天算是没有白呆在这里,这诊费也算是够了。

????对着北冥泊说道:“徒弟,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要走了。”

????“师傅,你要去哪里?”北冥泊一听急忙问道。

????穆知妍淡笑说道:“放心吧,师傅还没有打算离开,不过也不打算出现在北冥旬阳面前,这药你就交给他吧,十几天之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穆知妍神秘兮兮的样子,北冥泊也是无奈,但是也不能说什么,师傅已经这样说了,难不成他还拦着,那么他可以想象自己被逐出师门的场景了。

????当穆知妍来到别院,就看见石念给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上药,微微蹙眉,走上前去:“念儿。”

????石念一抬头,看见穆知妍手中的要一下子打碎了,激动的扑进穆知妍的怀里:“妍姐姐,呜呜,念儿好想妍姐姐,妍姐姐不在,念儿被人欺负了,呜呜。”

????想起来那天的事情石念还是有些打颤,毕竟这是他人生之中第一次经历那样的事情。

????穆知妍眼睛一眯,尽量柔和的语气说道:“怎么回事?”

????石念将事情说了一遍,穆知妍心中暗想,穆念冥下手太轻,不过想到当时石念在那里,也不能吓到他,于是点点头,安抚道:“放心吧,以后有妍姐姐在,谁也不能欺负我们念儿。”

????石念点点头。

????旁边的北冥无枫看着眼前的人,妍姐姐,这三个字在石念嘴里最常听说的,几乎每天每刻都能听见石念嘀咕这三个字,心里有些不爽,不过看着眼前这个人,他却不能说什么,因为他已经闻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他没有内力,但是天生敏锐,所以再看见穆知妍的一刹那,他就知道那个女子绝对不是什么能惹的人,要比北冥旬阳还要危险。

????不过看着眼前的女子,很难想象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亲了,想到穆念北和穆念冥,恐怕也只有这样的人能教出那样的孩子吧,还真是羡慕呢。

????“妍妍。”

????“娘。”

????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穆知妍抬头看了过去,居然是那父子三人,笑眯眯的看着三人,说道:“看来你们相处的还不错嘛。”

????“那是自然。”北冥曜很是不客气的说道,其实他说的也没有错,这些日子北冥曜一直在教他们练功,也让原本对北冥曜不屑的穆念北和穆念冥知道了北冥曜真正的实力,心里对北冥曜已经开始一点点的改观,当然,他们也不会忘记,穆知妍伤心的时候。

????北冥曜将穆知妍拥在怀里,贪婪的闻着穆知妍身上的药香味,说道:“这些日子累坏你了。”

????“既然知道,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穆知妍一笑。

????“我用自己补偿你怎么样?”北冥曜低头柔情的说道。

????“可以。”穆知妍也不羞涩。

????“娘,我们还在这里呢。”穆念冥怨念的看着穆知妍。

????穆知妍一笑,看着石念满脸通红,果然还是单纯的孩子啊。

????然而一旁的北冥无枫却是瞪大眼睛,眼前的人居然是北冥曜,那个传说中入神一般存在的人物,北冥世族一直引以为豪的人物,那个传言冷酷无情的男人,可是现在居然正依偎在女子身上,百般讨好。

????想到那个传言,在联想到妍姐姐这个称呼,不用想了,眼前这个危险的女子定是当初让他们的北冥曜进入生死棋局的穆知妍了。

????看着一家四口,北冥无枫眼中带着失落,这样的温暖是他不可奢求的吧。

????“无枫你不要这样子,还有念儿陪着你呢。”

????看着石念滴溜溜的大眼睛,北冥无枫突然觉得似乎这样也不错,好笑的揉了揉石念的头,说道:“你可千万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石念笑着点点头。

????穆知妍再次回到了原来的日子,当然北冥曜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别院,这些忙着照顾妻子的北冥旬阳是不知道的。

????每天穆念北和穆念冥将穆知妍交给的东西练习完毕,就开始学习北冥曜所教的东西,而北冥曜也正是将死亡隐卫交给了穆念北。

????两个都是他们的孩子,穆知妍自然不会厚此薄彼,于是也将自己手中的凤卫交给了穆念冥。

????两人手中有了势力,心底更加坚定要变强。

????这天穆知妍正看着风魄干活,突然前面骚动起来。

????穆知妍问道:“怎么了那边?”

????风魄看了一眼,回答道:“哦,今天是北冥世族小辈里比武的日子,前面就是练武场,所以自然是热闹了。”

????听到这里,穆知妍想起前段时间和北冥奈的那个约定,这样想着脚步不自觉的走了过去。

????这里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不管是旁系还是嫡系的人都在这里,高台上,北冥旬阳一众人坐在上面,除了北冥曜以外其他人都是年长之人。

????当然其实算起来,北冥曜根本就是和北冥奈他们同为一辈,可是由于北冥曜超强的实力,就算是暗处的那些老家伙也没有人敢将北冥曜当做小辈,他绝对有掌握世族生死的能力。

????北冥曜原本对于这些没有丝毫的兴趣,可是这毕竟也算是世族还算隆重的比武,所以也就勉为其难的过来了,可是当看见人群众的穆知妍,原本百无聊赖的心情一下子飞了起来,虽然依旧冷漠的样子,可是穆知妍看的出来北冥曜心情是挺好的,两人对视一眼,穆知妍转开目光看向旁边一群有资格参加比武的人,其中就有北冥奈。

????稳重的样子和穆知妍在一起的时候还真是差太多了。

????一场场比武,很是无趣,穆知妍在下面也是无聊的看着,整整半天的时间,这些小辈才算是真正比完,而北冥奈、北冥齐、北冥蓉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些小辈终究只是一个过场的人,这三人才是真正的压轴之人。

????看着北冥奈和北冥齐站在上面,这才发现北冥齐原来就是上一次差一点用刀伤着她的人,对于北冥齐,穆知妍没有什么好印象,又看向北冥蓉,一个看起来很温和的人,听说是大长老的孙女,目光看向北冥蓉旁边站着的婢女,那个应该就是嫦沫了吧,不起眼的一个小丫头,可是能从地宫天字组出来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无能之辈。

????似乎察觉到了穆知妍的目光,嫦沫想穆知妍看了过来,他们在地宫里首先要练习的就是敏锐能力,所以他们的武功怎么样先不说,可是敏锐力绝不会低于一个高手。

????看见穆知妍,嫦沫先是一怔,随即如往常一般,转过目光。

????穆知妍满意的笑了笑,这才是杰出的细作。

????终究北冥齐的武功要稍逊于北冥奈,被北冥奈打倒在地,武器再一次飞了出去,恰好不好,又是朝着穆知妍的飞了过去。

????然,还没有等穆知妍躲开,众人只看见坐在高台上的北冥曜身形消失,一道残影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出现在穆知妍面前,一下接住飞过来的刀,那速度还真是无人能及,就连穆知妍也是讶异的看着北冥曜,这样的速度连她也是比不过的,还真是深藏不漏啊。

????北冥曜余光看了一下穆知妍,对着场上的两人冷冷的说道:“比武的时候小心一点,伤着其他人怎么办?”

????北冥奈和北冥齐纷纷后退一步,自知理亏,可是比武的时候什么意外不会出现,再说了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不过现在站在这里的人是北冥曜,他们这些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其实不只是他们在场上的人都是这样想的,毕竟他们是在比武,这种情况很正常的。

????北冥曜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看着高台上诧异的看着他的众人,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穆知妍一眼,别扭的说道:“下面的人也自己小心一点。”

????说罢飞了过去。

????看着北冥曜镇定的坐了回去,大长老轻咳一声说道:“这次北冥奈获胜,接下来是北冥奈和北冥蓉比试。”

????众人将这段小插曲略了过去,再次将目光放在了比武台上。

????穆知妍深感自己刚刚危险,当然不是说飞过来的刀,而是北冥曜的举动,差一点就将她给暴漏了,想到自己这样也是挺危险的,立刻拿出一个小药瓶,在自己的脸上摸了几下,此时的穆知妍的脸就像是没有洗干净一样,灰溜溜的。

????穆知妍这样才觉得安全了不少,又看向比武台上。

????微微蹙眉,虽然两人的武功相差不多,可是北冥蓉的功法明显要比北冥奈的功法高出许多,想到北冥蓉的身世,心里也明白,有大长老在,北冥蓉随时可以开小灶。

????这根本就是世族的潜规则,很多人都明白,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现在看来还真是对北冥奈有些不公平,不过这也不管她的事情,静静的在下面看着。

????北冥奈似乎也察觉出来了两人的差距,眼底闪过一丝决然,将手中的剑扔了出去,运气了功法。

????原本穆知妍觉得没有什么,可是突然感觉到场上的气息一边,目光看了过去,只见北冥奈似乎运起了什么功法,浑身的功力突然提升了不少,同时脸涨得通红,一口血忍不住吐了出来。

????穆知妍眼睛一眯,她自然看得出来北冥奈用的是提升功法的秘诀,可是这种功法几乎对人体的伤害很大,这样下去,恐怕她未来的半个月都要从床上度过了。

????然而,其他人似乎也感到了不寻常,而高台上的一众人也是讶异的看着北冥奈,这种比试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几乎是三个月一次,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这种比试这么拼命,最重要的是,这北冥奈平时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那一次都是懒散的一比,根本就不会有多认真,可是这一次看着场上目光凌厉的北冥奈,无比的郑重。

????“她疯了吗?”三长老不赞同的看着北冥奈。

????二长老也是蹙着眉说道:“北冥奈平时不是挺稳重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不对劲。”

????大长老也是叹了一口气:“这样看来蓉儿想要获胜恐怕不是这么容易了。”

????然而场上的北冥蓉也是挑眉说道:“你这么认真?”

????北冥奈脸上出现一抹从未有过的认真,说道:“这一次我有非赢不可的理由。”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毕竟北冥奈第一次这么认真,还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呢。”北冥蓉也认真的说道。

????“多谢。”北冥奈淡淡的说了一声,人直接攻了过去。

????这一次北冥奈出手狠辣快速,和平时的北冥奈根本就是两个人。

????已经失败了的北冥齐看着这样的北冥奈才惊觉原来自己根本就和北冥奈差出很多,一直以来北冥奈根本就没有认真和自己比试过,这样一想,心里更不是滋味,毕竟压在他身上的是两个女子,被女子压一头,还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最起码,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北冥蓉立刻躲开,手下也没有丝毫的留情,即会将自己毕生所学都用了上去。

????虽然如此,可是在面对已经提升了功力的北冥奈还是有些吃力,心里暗恼自己的爷爷没有将自己这种功法,不过想想也是,谁会教自己的亲孙女这样的功法,这不是害她吗?

????北冥奈一掌想北冥蓉打了过去,北冥蓉立刻迎了过去,掌掌相对,场上两道强大的气流立刻冲撞过去,一下子爆开,能量向四周扩散开来,而北冥奈和北冥蓉两人也被拿到强大的气流扫到,两人都抵挡不住的飞了出去,摔在地上,一口血同时吐了出来。

????很显然这一下两人的伤势都是很严重的。

????第一次这样的比武会发生这种事情,高台上除了北冥曜父子俩全都站了起来,大长老也是一脸担心的看着场上的北冥蓉。

????二长老摇摇头说道:“太胡闹了。”

????场上迷烟消散,两人狼狈的身影渐渐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北冥奈脸色惨白的倒在地上,北冥蓉也是如此。

????二长老蹙眉问道:“现在该如何判决?”

????“这样,也只能算两人同时出局。”大长老很是公正严明的说道。

????二长老和三长老相视一眼,也只能如此了。

????谁能想到一向慵懒肆意的北冥奈居然会对这场比试如此认真,谁能想到一向独善其身的北冥奈居然会在这场比试中如此不顾一切。

????每年都是北冥蓉第一,然而这一次恐怕也只能将两人判出局了,由北冥齐渔翁得利了。

????三位长老商议之后,看向北冥旬阳,由北冥旬阳做出最后的判决。

????其实在这之前,北冥旬阳从来没有这么郑重的看过北冥奈,一直以来在他的印象里,北冥奈是挺厉害的,在小辈之中也很出色,但是也仅仅如此而已,可是这一次还真是让他另眼相看,虽然这样的结局有些遗憾,但是也只能如此了。

????走到先前,出口说道:“这一次的胜利者是……”

????“等等……”一声虚弱的声音想起来了,众人将目光看了过去,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站了起来。

????众人惊讶的看着明明就已经到了不行的地步,可是依然靠着毅力支撑起来的北冥奈有些震惊,也有些感动。

????北冥奈忍着剧痛,强站起来,看着高台上的北冥旬阳,虚弱的说道:“我、我还、我还没有输,我还可以继续……”

????说罢,身体有些承受不了,脚下一个跄踉倒了下去,眼睛努力的睁着,支撑起来身体,单膝跪地说道:“我还没有输。”

????众人讶异的看着如此的北冥奈,不知道北冥奈究竟为了什么居然这么坚持,在他们看来虽然那奖励有些诱人,但也只是极品的疗伤之药,根本不值得如此。

????北冥旬阳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他算是真正正视眼前的人了,就凭她的这种精神,宣布道:“这次的胜利者是北冥奈。”

????北冥奈一下子松了一口气,嘴角微微勾起来,艰难的向北冥旬阳那边走去,看着北冥旬阳手中的晴雨花,振奋起来。

????高台之上,北冥奈已经没有什么内力,用轻功飞上去了,就连走上去的力气都没有,刚走了两个台阶,一下子没有支撑住摔了下来。

????可是即使这样,北冥奈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睛一直看着北冥旬阳手中的晴雨花,眼底带着倔强的目光,双手支撑起来,竟是一点点的爬了上去。

????一向从容事不关己便高高挂起的北冥奈,居然有这么执着的一刻,众人纷纷看了过去,就连高台上的众人也是诧异的看着这样的北冥奈,有的一些心软的人已经撇过头去了,对于这一幕实在是不忍心去看了,他们不知道北冥奈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一朵晴雨花,就算是在珍贵的东西,在北冥奈面前她也从不会看一眼的,可是现在居然会如此,让人难以想象。

????穆知妍站在下面也是复杂的看着那倔强执着的北冥奈,听着下面议论纷纷的众人,穆知妍想起了曾经将她护在身后的陆洛依,也许他们是一样的,一样的可以成为朋友的人吧。

????挣扎着,终于爬上了高台之上的北冥奈,强站起身子,跄踉的来到北冥旬阳面前,伸出了手,说道:“家主,晴雨花。”

????“为什么这么想要它?”北冥旬阳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人,不知道这样一个弱小的身体里怎么会这么执着?

????“因为有一个人想要它,她想要的,我都给。”北冥奈笑了,目光柔和,有时候缘分就是这样奇怪,明明就是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可是却让她这么在意,朋友,她从来不需要,至少在见过她之前,她都是这样想的,可是如今,她笑了,只要她高兴,粉身碎骨又如何,这样的想法,居然这么自然而然的出现在脑海里,曾经的一瞬间她都觉得她是着了魔了。

????北冥旬阳没有多问,无奈的将手里的晴雨花递给了北冥奈,说道:“其实以你们的身份只要想要,不必如此,家族也会给你们的。”

????北冥奈也是很无奈的说道:“她要的,只是我在这场比试中赢来的。”

????接过晴雨花,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这一刻北冥奈觉得自己就算是倒下了,也没有什么了吧,真的是挺累的。

????因为北冥奈站在高台上边缘,所以她这么一倒下去,人直接从高台之上摔了下去,下面的众人一惊。

????穆知妍也是一惊,人已经飞了出去,比北冥旬阳还要快一步,即使北冥旬阳离着北冥奈这么近,可是还是被穆知妍抢先一步,将北冥奈抓住。

????然后很是粗鲁的扔到了一边。

????这突然的一幕,倒是令下面的人有些回不过神来了,上面的人全部都震惊的看着穆知妍,那样的速度,连北冥旬阳都比不过,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在北冥世族里见过。

????“神医。”其他人没有见过,可是不代表北冥旬阳没有见过,眼前的人他怎么也人不错,正是在炼完药之后就消失了的那个神医。

????“师傅。”北冥泊自然也是认出了穆知妍,立刻跑了过来,其实北冥泊在北冥世族的地位也是很高的,可惜在穆知妍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位置可言。

????目光看向北冥曜,见北冥曜一副求解释的样子,无奈的走向被她扔在地上的北冥奈,然后扔给北冥泊一个药瓶,淡淡的说道:“给她服下。”

????北冥泊也不问为什么,和穆知妍相处了十几天里,他也明白了穆知妍的一些脾气秉性,所以只乖乖的做事。

????看到一向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北冥泊,居然这么听穆知妍的话,一群人疑惑的看向穆知妍,听北冥旬阳的话,似乎也是和穆知妍认识的,而且对穆知妍还是很尊敬的那种态度,所有人疑惑穆知妍究竟是什么身份?

????穆知妍给了北冥曜一个安心的目光,就看向北冥奈,手指一弹,两道内力向北冥奈打了过去,只见,原本已经昏倒了的北冥奈,眼睛慢慢睁了开。

????疑惑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突然将目光看向穆知妍,眼底带着光彩,身体还是虚弱的,但是却立刻走到穆知妍面前,一副献宝似的模样,将手中的晴雨花递给穆知妍,有些激动的说道:“那个,你要的东西,我做到了,我们是不是就是朋友了。”

????看着北冥奈一副期待的样子,穆知妍挑挑眉,说道:“我一向说话算话。”

????然后对着北冥旬阳走了过去。

????“神医。”北冥旬阳一副感激的样子,毕竟自从服了穆知妍的丹药之后,艾沁已经没有事情了,而且几乎是比原先的身体还好,一向懂一些药的艾沁也连连称赞,在加上北冥泊的对待,北冥旬阳也知道穆知妍不简单,根本就是神医,这样的人他自然是不能怠慢,况且刚刚穆知妍那一手轻功施展,他也知道穆知妍在武功之上的早就恐怕也是很高的。

????“神医自从那日之后就没有在见过你,我找了很久,一直没有感谢神医的救命之恩,若是神医不嫌弃,这一次就在我们北冥世族住下吧。”

????穆知妍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对着北冥旬阳说道:“今天这场闹剧也算是因我而起,不过我现在还有些事情,等到北冥少主大婚之日我还会来的,到时候也希望北冥家主如此的欢迎我。”

????“这是自然。”北冥旬阳立刻表明态度。

????穆知妍点点头,对着北冥奈说道:“那日我还会过来,若是你还觉得可以叫我这个朋友,那么我也就不会拒绝了。”

????说罢,看了一眼北冥曜,飞身离去……

????三位长老相视一眼,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三长老对着北冥泊问道:“主医,那人是谁?”

????北冥泊很是自豪的说道:“自然是我师傅。”

????看着北冥泊的样子,三人更是疑惑。

????北冥曜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已经对着穆知妍离去的方向愣了神的北冥奈,心里暗道:以后一定要将穆知妍看好了,这才几天的功夫,居然又给他惹来一个麻烦。

????微微蹙眉,看着北冥奈,以后还是让她和穆知妍保持距离的好,很显然这么北冥奈已经被北冥曜当做了情敌。

????心里想着是不是要让穆知妍不要再出去了,这样下去,情敌恐怕要遍天下了。

????居然连女人都不放过,还真是头疼。

????然而对于自己弄出来的事情,穆知妍没有一点自觉,回到别院里,看着正在认真练功的穆念北和穆念冥,心里很是安慰。

????笑眯眯的走过去:“宝宝们今天还真是刻苦啊。”

????穆念北和穆念冥立刻放下手中的剑,跑到穆知妍面前:“娘,你回来了。”

????穆知妍笑嘻嘻的说道:“我不回来能去哪里?”

????“风魄说了,娘去看热闹了。”穆念冥甜甜的说道。

????穆知妍瞪了一眼风魄,嫌弃的说道:“还真是大嘴巴。”

????对此风魄很是冤枉与无奈,毕竟不管是主子还是少主,没有一个好哄弄的,他夹在中间真的是很不好过啊。

????“对了,你们石念叔叔呢?”穆知妍这才发现,回来到现在还没有看见石念的影子呢。

????“哦,别提了,自从那个北冥无枫来了之后,石念舅舅压根就不理我们了,整天拉着北冥无枫到处去玩,这不,又出去了,不过北冥无枫也是蛮可怜的,就石念舅舅那个粗神经,一回来就弄的北冥无枫一身伤,上一次因为石念舅舅一个不小心害的北冥无枫直接掉进了湖里,还真是惨呢。”穆念冥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穆知妍能想象到北冥无枫的惨样,毕竟那种事情她当年也差点经历了,要不是她武功高,还真是难逃过,而北冥无枫没有一点内力,能承受这么多天还真是有毅力啊。

????曾经石念和石老在一起的时候,整天都是炼造武器,而石老又不敢让石念一个人出去,所以石念童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而自从当了穆知妍的义弟,穆知妍就经常带着石念出去玩,所以石念现在总是想要出去走走,当初穆知妍没有什么时间,就让手下的人带着他出去,可是那些人去了第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敢和石念出去第二次了,这让穆知妍很是无奈,当然她自己也明白石念的确是太神经大条了,所以之后就在也没有指望别人能带着石念出去。

????没有想到这个北冥无枫居然可以承受的住这样的石念,若是北冥无枫真心对石念好,还真是不错的人,那么她也不介意帮他一帮。

????晚上风魄做完饭之后就离开了,穆知妍再度感叹自己的这个手下贴心,这时候北冥曜也悄悄过来了。

????看见穆知妍,见穆念北和穆念冥都没有在旁边,直接抱着穆知妍吻了过去。

????穆知妍一愣,随即回应着。

????得到名字的回应,北冥曜也是满足了,许久放开穆知妍,恶狠狠的问道:“老实交代,那个北冥奈是什么时候走在一起的?”

????这句话不管是怎么听,穆知妍都觉得有些别扭,说道:“什么叫走到一起啊。”

????“没有走到一起,她对你这么念念不忘,还‘她想要的,我都给’你听听,你听听这叫什么话,这话不是我应该说的吗。”

????穆知妍看着北冥曜,深深感叹道,吃醋的男人没有理智可言啊。

????拍了一下北冥曜的头,无奈的说道:“麻烦你老在吃醋的时候,先搞清性别问题可不可以啊。”

????北冥曜自己也知道这样有些无理取闹,但是一想到那个北冥奈说的话,心里就不舒服,于是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得防着点,万一这北冥奈是给变态,我找谁去?”

????听了北冥曜幼稚的话,穆知妍无奈的一笑,看了看时间,蹙眉对着里屋的穆念北和穆念冥问道:“石念舅舅还没有回来吗?”

????穆念北摇摇头,说道:“没有。”

????穆念冥也是有些担心的说道:“娘,我们去找找吧,石念舅舅不会出事情了吧?”

????“应该不会,石念舅舅离开的时候我让两个死亡隐卫跟着呢。”穆念北淡淡的说道。

????“算了,我们还是去找找吧。”看着穆知妍一副担心的样子,北冥曜说道。

????穆知妍点点头,也同意了,一家四口就出去了。

????其实穆知妍的担心完全是有必要的,石念看着围着他和北冥无枫的一群人,下意识的往北冥无枫的身后躲去,北冥无枫,护着石念,蹙眉看着眼前的一群人,正是当初被穆念冥断去手指的人,这一次他们聪明的找来了很多帮手,北冥无枫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武功,连自己重要的人没有办法保护。

????“哼,跑啊,怎么不跑了,我们可是在这里等了好些日子呢,没有想到还真把你们给盼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会一直像缩头乌龟一样躲着呢。”那个为首的男子恶狠狠的说道,眼底带着凶光。

????石念被吓得一哆嗦,北冥无枫蹙眉说道:“上次的事情是因为我引起的,不管他的事情,你们放过他,有什么事情冲我来,要杀要刮,我北冥无枫不会说一个‘不’字。”

????听到北冥无枫这样说,那一群人哈哈大笑起来。

????为首男人,一听更是笑得欢了,说道:“很好,有骨气,既然这样,先给老子跪下。”

????“你们,你们不要欺人太甚。”石念急冲冲的说道,然后对着北冥无枫说道:“无枫,不用,我不害怕他们的,妍姐姐会来就我们的,你不用担心的。”

????北冥无枫苦笑,现在已经如此了,穆知妍也不知道在哪里,他总不能又让他挨打吧,这还不如打他呢,安慰着石念,看着石念湿漉漉的眼睛,轻声说道:“没事的,有我在,没事的。”

????然后看着男人,紧抿着嘴唇,一下子跪了下来,抬头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没有想到北冥无枫居然真的跪了下来,众人先是一愣,然后大笑起来,各种侮辱的话全都说了出来,看的旁边的石念心酸不已,也跪在了北冥无枫旁边,说道:“无枫,你不要这样,呜呜,我害怕,我难过,呜呜,都是我没用,都怪我,要不是我非要拉着你出来,也不会这样,呜呜……”

????对于石念的眼泪,北冥无枫很是无奈,哄到:“不管你的事情,本来我也是想要出来的,听话,一会儿你就离开好不好?”

????“不要。”石念立刻摇头:“我不能丢下无枫一个人,我说过的要永远陪着无枫的,我不能说话不算话,而且,而且,无枫是除了爷爷、妍姐姐、念北、念冥之外,对我最好的人了,我不要离开你。”

????此时的石念异常坚定。

????北冥无枫深深的看着石念,这是第一个没有抛弃他的人,就连他的父母,当初得知他是废物的时候,也毫不留情的任由他自生自灭,可是如今居然只是在一起十几天的人,就这样对他不离不弃,他该感谢的。

????将石念搂进自己的怀里,紧紧,这样的石念,他真的不想松手啊,一辈子都不想放手。

????“哈哈,还真是情深啊。”男人讥讽的说道:“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们,大家一起上,报我们一指之仇。”

????说着挥挥手,就向两人冲了过去。

????北冥无枫立刻将石念紧紧的护在自己的怀里,生怕石念被他们伤到,那样比伤到他自己还要让他难过。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一声惨叫,让两人抬起头来,北冥无枫看着面前的两个黑衣人,若是他没有人错的话,这应该是北冥世族传说中的死亡隐卫,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还没有想明白,一群人已经被死亡隐卫直接打倒在地,疼痛难忍的叫了出来。

????石念身体哆哆嗦嗦的靠在北冥无枫的怀里,北冥无枫想不了这么多,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石念的身上。

????这时候穆知妍一家人也赶了过来。

????看见这一幕,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穆念北和穆念冥立刻跑到石念旁边,担忧的问道:“石念舅舅,没事吧,没有伤着吧。”

????上一次石念受伤让他们担心不已,而且石念的体质就算是你拉他有些重了,他身上也会有红痕,所以他们一直担心石念受伤,最重要的是,石念在他们的娘亲心里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他们可不想看见自己的娘亲担忧。

????“妍姐姐。”一下子,石念又哭了出来,穆知妍心疼不已,北冥曜立刻在石念扑过来的时候,挡了下来,苏日安心中不爽,可是他也知道石念只当是穆知妍是姐姐,揉了揉石念的头,尽量放轻自己的声音,说道:“你已经长大了,不可以总哭,不然你妍姐姐会担心的。”

????石念一听,声音嘎然而止,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委屈的看着穆知妍,其实他对北冥曜还是有些惧怕,虽然知道北冥曜是不外界传言一般,可是当接触到北冥曜的眼睛,他还是会下意识的转开目光,那样深邃的眼睛他担心自己一眼就会陷进去。

????北冥无枫知道石念害怕北冥曜,也知道北冥曜对石念不会怎么样,可是还是舍不得石念这么委屈,立刻将石念拉近自己的怀里,安慰着……

????穆知妍看着倒在地上的一群人,对着北冥无枫说道:“无枫,你先带着念儿离开,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

????‘处理’两个字北冥无枫就明白了,先不说北冥曜的手段,就单看穆知妍,他也知道这群人这一次怕是逃不了了,当然对于想要欺负石念的一群人,他也没有什么同情心,点点头,带着石念离开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