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无故荣宠-荣世嫡女 cc国际彩球反水网_cc国际如何_cc国际网投自动投注

荣世嫡女

第七十六章 无故荣宠

馨馨蓝2017-4-18 13:19:38Ctrl+D 收藏本站

????“是你?”穆知妍看着眼前的白衣男人,淡淡说道。@%看(书^网>?

????那白衣男人淡漠的看了穆知妍一眼,许久说道:“请荣将军和在下走一趟吧。”

????对于白衣男人冷漠的样子,穆知妍并不在乎什么,可是这话说出来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虽然口中喊着荣将军,可是穆知妍没有听出一丝敬重的意思,反而多了些命令的语气。

????“抱歉,现在本将军没空。”语气里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淡笑的看着眼前的白衣男人。

????穆知妍的确是认识眼前的人,还是因为皇甫琛才认识的,还记得当初夙然五人因为穆知妍的传闻而在景荣客栈动起手来,那时候穆知妍就看见了眼前的这个白衣男人,虽然和皇甫琛坐在一起,可是丝毫没有因为皇甫琛的地位而掩住他身上的贵气,那冷漠的目光就如现在一般。

????白衣男人冰冷的目光中带着一抹残忍,说道:“这可不是荣将军说了算。”

????说罢,人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幸好三七也不是吃闲饭的,挡住了白衣男人的一招,就直接被打倒在地吐了一口血出来。

????白衣男人站定,轻蔑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七,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然后抬头看向穆知妍,冷冷的说道:“现在荣将军还是如此坚持吗?”

????穆知妍目光一凛,依旧淡淡的语气:“你觉得我会受这些威胁?”

????“难道不会?”白衣男人反问道。

????穆知妍没有说话直接用行动表明,其实在白衣男人出手的时候穆知妍就看出来了,他的武功很高,如今的穆知妍是比不过的,可是若是真以为这样她就会就范,那么也太小看了。

????她穆知妍会的可不只是武功。

????身子一闪,如白衣男人一般消失在原地。

????围观的众人那叫一个惊叹,原本都在传言穆知妍如何的改变,如何的厉害,可是他们始终没有看见,就算是相信了,可是心底仍旧不能真正理解,明明是那般的废物,如今一下子就变成了英雄,任谁没有看见也是难以相信的,可是如今亲眼看见穆知妍这样的一幕,如今他们就算是不相信也没有办法了,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们心中只有震惊,那个相府穆知妍果然不一样了。

????白衣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不过想到那些传闻和自家爹爹的表现,心中也就没有什么了,身子一动,人也消失在原地。

????三七惊骇的看着没有了两人身影的空地,他不比一般人他是暗卫,所以他现在不想围观的人那般疑惑,虽然看不见,但是他依旧可以听见两人在空中交手的声音,这足以看出了两人速度之快,这一点他是比不上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家主子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境界,看来他这个做手下的还是要努力啊。

????交手数十招,穆知妍也是有些吃力,一掌打了过去,腰间的长鞭直接对着白衣男人抽了过去。

????白衣男人其实也是惊讶穆知妍的伸手,虽然他留了余地,可是他清楚自己的武功有多么的厉害,很少有女子在他手中过去五招,可是穆知妍居然整整坚持了几十招,在他反应过来一道银鞭打了过来。

????很有自信的躲过去,可是明明他清楚的感觉到了那银鞭碰不到他,可是那银鞭突然变长,若不是他对自己的眼力有着极大的自信,恐怕还真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呢,可是当长鞭打在自己的手臂之上,白衣男人眼睛紧紧的眯起来,死死的看着站在原地的穆知妍,手中长鞭隐隐抖动,抬起手臂,看着自己的白衣已经浸了血,眼底暗涌着危险,许久,抬眸:“荣将军不愧是巾帼英雄,真是厉害。”

????穆知妍一点也听不出来里面有夸奖的意思,不过穆知妍自然不会说,淡淡的接受着白衣男人的‘夸奖’,说道:“多谢。”

????“你倒是不谦虚。”白衣男人嘲讽的冷笑。

????“过度谦虚就是虚伪,我穆知妍可从来不喜欢虚伪的人。”穆知妍另有所指的说道。

????白衣男人冷哼一声,手对着穆知妍一挥,穆知妍立刻接住那东西,拿起来一看,居然是请帖,疑惑的看向白衣男人,白衣男人冷冷的说道:“叶侯府的请帖,现在荣将军可以走了吧?”

????穆知妍原本就是打算去这叶侯府好好拜访一下的,现在有人请她自然是跟着去了,看着转身就走的白衣男人,暗自摇摇头,这邀请的方式,还真是让人难以恭维。

????看着嘴角带着血迹的三七,一颗药丸射进三七的嘴里,笑道:“三七,这段日子武功是不是荒废的太厉害了?”

????说罢,转身上了自家马车。

????三七泄气的也上了马车,其实他很想说,跟着穆知妍的这段日子真的是他最努力练功的日子了,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白衣男人的马车,最终还是跟在马车的后面走着……

????穆知妍一行人离去了,可是百姓们却沸腾起来了,真正看到了穆知妍的实力了,那简直是比男人还要厉害,这些人就是如此,什么都会夸大起来,一传二二传三穆知妍的大名算是正是被众人认可了。

????事后穆知妍知道了这件事情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呢。

????不过现在穆知妍已经没有什么时间管那些了,这叶侯府的郡王叶渊虽然对叶澜很是疼爱,可是并不代表对她这个侄女也是如此,所以穆知妍现在算是打起了一百倍的精神,叶侯府这一次算是来意不明,穆知妍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连太后都能说动,这叶渊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不过若是敢将注意打到她和北冥曜的身上,那么她就算是拼着暴漏势力,她也会和他不死不休的,没有人可以伤害到她,更没有人可以危害到北冥曜。

????走进叶侯府,和荣府差不多,大气磅礴,只不过叶侯府相较于荣府,显得太过沉重,连空气里都带着严谨与高傲,穆知妍微微蹙眉,看来这个叶渊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不过这个认知在看见叶渊的一瞬间破灭了。

????看着叶渊激动的冲了过来,拉着她的手,手舞足蹈的样子,问着这个问着那个,就连叶渊的夫人云氏也是一脸的激动,还隐隐又要哭的趋势,这倒是将穆知妍给惊了一下。

????“父王。”旁边的白衣男人一声厉声,将穆知妍成功的解救出来,同时也明白了眼前白衣男人的身份。

????怪不得这人如此霸气,身上的贵气也难以遮掩,原来是叶侯府的世子,嫡长子叶墨痕,那个文武双全的男人,令无数闺阁女子钦慕的人,不过同北冥曜一样,洁身自好,一身冷意,没有人敢接近,孤傲的性子让人不敢恭维,腹黑的样子也是让人不敢招惹,这样的男人无非是一等一的顶尖男人。

????被叶墨痕这样一喊,叶渊也镇定下来了,只是目光还是一个劲的黏在穆知妍身上,连云氏也是拉着穆知妍的手亲切慈祥,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这时候叶渊才将目光一扫,无意间看见了叶墨痕身上的伤口,目光立刻变得凌厉起来,冷冷的问道:“痕儿,你身上的伤是谁伤的?”

????他叶渊原本就是一个护短的人,更不要说伤了的人是他的宝贝儿子,那怒气自然是升了再升。

????叶墨痕挑眉看向穆知妍,到时让穆知妍一阵尴尬,毕竟刚刚人家夫妻俩对你可是热情的不的了,现在就将人家的宝贝儿子给伤了,就算是穆知妍再怎么淡然,也是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那个,叶郡王,叶世子的伤是我无意伤到的。”

????穆知妍一句话让叶渊的怒气一下子变成了疑惑,问道:“怎么回事?”

????穆知妍当然不会实话实说,虽然她没有见过叶渊,但是资料上显示,叶渊的护短程度和她有的一拼,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她说了出来恐怕也会让叶渊埋怨,于是淡淡的说道:“就是和叶世子切磋了一下,一时失误,伤了世子。”

????很是简单的解释,可是叶渊是个骨灰级的老狐狸,联想到叶墨痕的性子,估计也猜出了几分,瞪了叶墨痕一眼,很是担心的看向穆知妍,问道:“妍儿,有没有伤到?”

????就连一旁的云氏也是一脸的担心,看着叶墨痕的目光带着不赞同,抓着穆知妍的胳膊,左看右看,确定在三没有伤到,两人心中放下心来。

????对于两人的表现,不只是穆知妍疑惑,就连叶墨痕也蹙起了眉头,对于自家父母的行为很是不理解,他回忆了一番,好像自从这两人一触及到穆知妍的事情就变得反常起来,就拿这次穆知妍和北冥曜的婚事来说吧,明明就不关这两人的事情,结果消息一到,两人就大老远的从封地赶了过来,将这婚事给阻拦了下来。

????想到北冥曜那个人,叶墨痕很是不赞同,这样就等于和北冥曜对立了起来,他终究不想和那个人成为对立面,北冥曜就是一个危险的老虎,谁也不敢触及他的底线,就连他也是忌惮三分。

????“痕儿,老子是叫你去请人,你怎么和妍儿动起手来了,幸好这一次妍儿没有伤到,否则老子非要剥了你的皮不可。”叶渊凶神恶煞的吼道。

????云氏也在一旁点头附和:“就是,你这孩子怎么还动手呢,要是伤了妍儿怎么办?幸好这次是你受了伤,否则你就别进这家门了。”

????面对两人的怒火,叶墨痕微微蹙眉,看了一眼穆知妍,直接转身就走,任叶渊在身后大骂。

????穆知妍愣住了,还真是有些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就算是叶渊再怎么‘妹控’也不可能到了这种程度吧,而且云氏好像不该是这种反应吧。

????旁边的三七也是嘴角抽搐了几下,对于现在情况也是摸不着头脑,唯一想到的就是,眼前的叶渊很有可能是假的。

????因为叶渊的大嗓门,于是整个叶侯府的下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于是整个叶侯府的下人都傻眼了,那个最被疼爱的世子居然因为被穆知妍伤到了而被骂,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可是叶渊和云氏完全不理会这些。

????云氏很是热情和蔼的将穆知妍留下来了。

????在两人热情的攻击下,穆知妍最终问出来了,淡淡的说道:“其实今天知妍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一下叶郡王的。”

????“哎,妍儿怎可叫我叶郡王,那样岂不太疏远了。”还没有等穆知妍说出事情,叶渊直接说道了这个问题。

????“那妍儿就斗胆叫叶郡王一声舅舅了。”穆知妍也不客气,有这样一个舅舅她也不吃亏。

????“舅舅也远了。”叶渊再次阻止道,摆摆手不赞同的样子,旁边的云氏也是点头,夫妻俩还真是统一战线。

????穆知妍有些无奈的问道:“那叶郡王觉得知妍该怎么称呼?”

????叶渊想了想,也是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倒是云氏说了出来:“这样吧,我就只有痕儿一个孩子,还是个男孩,妍儿也知道,男孩怎么都比不上女孩贴心,我啊,最喜欢的就是女孩了,可惜我是生不出女孩了,所以妍儿就当我女儿怎么样?反正你娘亲是澜澜,这样做也没有什么不妥。”

????“对对,夫人说的对啊,就这么定了,我们就是你爹和你娘,妍儿觉得怎么样?”叶渊立刻拍板。

????任穆知妍再怎么镇定嘴角也是抽搐了几下,心里暗道,不怎么样,什么叫没有什么不妥,是很不妥好不好,明明就是舅妈和舅舅,这下可好一下子就变成爹和娘了,这辈分是没有差多少,可是性质可就不一样了,轻咳几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失态,说道:“这个恐怕有些问题,毕竟知妍是有爹爹的。”

????“他算是什么爹爹,就他让妍儿受了这么多委屈,老子不找他算账他就够幸运的了,他还妄想当你爹爹,哼,真是不自量力。”看得出叶渊对于穆铭南的印象是很不好的,毕竟抢了自己的妹妹还那样对待自己的妹妹,要是穆知妍,穆知妍恐怕就直接杀了过去了。

????其实穆知妍很想说他不用妄想,他本来就是她爹爹,但是现在情况显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于是只能转开话题说道:“那个其实知妍今天来是有事想要和您说的。”

????看着穆知妍认真地样子叶渊也认真起来了,问道:“妍儿你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看着叶渊的样子,穆知妍还真是有些好笑,不过还是问了出来:“是知妍和北冥王爷的婚事,听大哥说被您拦了下来,所以知妍想问一下原因?”

????听着穆知妍的话,叶渊原本的笑意没有了,蹙眉说道:“妍儿你可能不知道北冥曜究竟有多危险,他不适合你。”

????“北冥曜什么样子,我比谁都清楚,嫁给他是我自己的注意,若是因为这个您大可放心。”穆知妍一提到北冥曜,目光就变的柔和起来了,这一点她从不会在外人面前掩饰,她喜欢北冥曜,就是喜欢,况且北冥曜很是拿得出手的。

????“可是,妍儿,你知道北冥曜有多狠吗,你知道北冥曜有多无情吗,你又知道北冥曜有多残酷吗?这样的北冥曜你还要吗?”叶渊变的严肃起来:“而且北冥曜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根本就不是平常人可以拥有的,即使是他的家族也不会允许的,妍儿你跟着她会很危险的。”

????穆知妍还真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叶郡王知道的居然这么多,就连黄甫俊都不知道北冥曜的底细,可是叶渊居然知道,不过他这么毫无顾忌的在她面前说出来,恐怕也是对她是真心担心的吧。

????安抚道:“您说的我都知道,北冥曜的危险我也感觉的到,可是您恐怕不知道,我,可是比北冥曜还要危险呢。”

????穆知妍说着眼底闪过一丝邪魅,让叶渊有些恍惚,更多的是欣慰,这样的穆知妍,谁还敢说她无能无知。

????云氏眼底依旧隐隐的担心,劝说道:“可是……”

????“我知道,北冥曜已经和我备了低,那个家族他也已经和我说了,对于这些我并没有什么担忧可言,只要北冥曜不负我,我便不弃他,我们之间的感情很纯净,很简单,他爱我如命,我爱他如痴,若是有一天北冥曜真的不爱了,那么我也不会纠缠,他许我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么若是有一天他背弃,我便会离开,我不是那些闺中女子,我只想要我想要的,得之坦然失之淡然,虽然会痛,但是那才是人生,这样精彩的人生,我还有什么好抱怨的,而且,我可以自信的说,北冥曜绝对不会背叛我,就像我绝对不会背叛他一般的真挚。”

????听着穆知妍的话,叶渊和云氏都沉默了,许久叶渊看着穆知妍问道:“你、真的决定了?”

????穆知妍淡笑点头:“我一直很确定,您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从来都是一个自私的人,所以即使当初我在军营里被围困,我想的也只是如何的自保,其他于我无关,可是当听到北冥曜被困,我却犹豫了,担心了,所以才带着一百名士兵引开敌军,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歼灭之后,直接去了北冥曜被困的地方,这样的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过,所以我是真的爱着北冥曜,用命爱着。”

????那场战役叶渊自然是听说过的了,许久点头,然后恶狠狠的说道:“那好,这次就听妍儿的,不过北冥曜若是敢负你,就算是他身后的家族再怎么强大,就算是他的实力再怎么强悍,老子也会脱他一层皮下来。”

????穆知妍笑着点点头,虽然不知道这仅仅见过一次面的叶郡王夫妻俩为何对她如此好,但是她心里还是挺感动的。

????心里笑了笑,突然发现,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她越来越喜欢感动了,她真的变了呢。

????出了叶侯府,穆知妍并没有回荣府,而是直接去了北冥王府。

????见到穆知妍来,北冥王府的下人立刻抱去通报去了,今天一天北冥曜都冷着一张脸谁也不敢靠近,让他们这些下人也是受了不少的惊吓,不过现在穆知妍来了,那个未来的王妃来了,他们想,他们终于可以解脱了。

????书房里,北冥曜周围气氛已经下降的不能在下降了,管家站在北冥曜身边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惹来北冥曜的迁怒,那婚事被叶侯府挡下来了,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当时他家王爷有多么的兴奋的布置王府,那么现在的怒火就有多么的强大。

????一个小厮跑了进来,北冥曜一下子将手中的书扔了出去,怒吼道:“这么慌张做什么?”

????小厮哪里看见过这样的北冥曜啊,平时北冥曜都是冷冷的,做错了也只是看上这么一眼,当然这一眼就会让他们这些人少活十年,简直是太吓人了了,可是现在穆知妍直接用吼的,那战场上积攒出来的杀气,也是泄露了不少,小厮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哆哆嗦嗦的回答道:“回、回王爷、的话,是、是未来,啊,不是,是荣将军过来了。”

????一句话刚说完,一阵风吹了过去,在抬头,哪里还有北冥曜的影子,管家笑眯眯的走上前来,拍了拍小厮的肩膀,感叹道:“有勇气,你解救了我们所有人,很好很好。”

????说完,小厮直接昏了过去,这样的杀气他还真是抵挡不住,吓住了。

????管家对于此已经是习以为常了,叹了口气,叫来人找了大夫,这小厮可是他们的救世主啊,不过想到刚刚北冥曜的样子,管家笑的很是不厚道,颇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他们伟大的王爷啊,最终还是栽在了爱情的手里,果然爱情这东西沾不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